婚情醉人 第310章 大结局_爪机书屋

爪机书屋 > 言情小说 > 婚情醉人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310章 大结局

作者:听晰所属:言情小说书名:婚情醉人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袁熙熙再也按耐不住,走到顾炎琛身后,伸出纤细的双臂紧紧抱住他。

     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生我的气,好不好?”将脸贴在他宽阔的背上,袁熙熙明显地感觉高大的身躯震了震,以为他要推开自己,她惊慌的低喊。“不要推开我,不要,求求你。”

     听着她慌乱的声音,背后是她温热的身子,他能感觉到她的害怕和无助,顾炎琛狠狠地闭上眼眸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 他的沉默,袁熙熙当成是无语的拒绝,心好痛好痛,不争气的泪水涌出眼眶,顺着脸颊滑落,淹没在他的衣服中。

     叹了口气,顾炎琛转身抱住她,紧紧地抱住,比她的力道大了好几倍,袁熙熙管家呼吸都困难了。“我……我要不能,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 顾炎琛稍稍放开她一些,黑眸垂下,定定地看着她,那么专注,那么认真。

     袁熙熙仰头望着他,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滑落。

     “哭什么呢?”修长的手指,轻轻抹去他脸颊上的泪,顾炎琛无奈地叹息。“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 低沉的声音中透着无奈,也不知道是在问她,还是在问自己。

     袁熙熙摇着头,泪水飞溅到顾炎琛手上,烫伤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 想到她还怀着孕,这样无休止的哭泣对身体不好,顾炎琛第三次叹了口气,柔声道:“别哭了,你再哭下去,小心感染到肚子里的宝宝,十个月后生一个爱哭的宝宝出来。”

     “才不会。”袁熙熙反驳,话虽这样说,倒还真没再流泪。

     “你想生一个像小安琪一样可爱的宝宝,首要条件不能哭。”顾炎琛提醒她。

     “不可能的。”袁熙熙惋惜地说道,她不可能生的出小安琪那样的宝宝。

     “想哭的时候,多想想快乐的事情,也就不那么想哭了。”顾炎琛说道,想到孕妇不能久站,打横抱起她,身体突然悬空,袁熙熙吓的惊呼一声,赶忙伸手环住顾炎琛的脖颈。

     “怕什么,我又不会摔了你。”顾炎琛调侃她,袁熙熙脸红地把头埋入他胸口,低低的在他怀中咕哝了一句,顾炎琛低头问她。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 袁熙熙急急地摇头,顾炎琛轻笑一声,迈开长腿走向沙发,他不是没听到她的抱怨,只是在逗她而已。

     把她放在沙发上,自己顺势在茶几上坐下,顾炎琛问:“饿了吗?有没有想吃的,我让人去买。”

     “我不饿。”袁熙熙摇头。

     “你有没有想喝的?”顾炎琛又问,袁熙熙还是摇头,顾炎琛目光闪了闪,说道:“熙熙,我没有照顾过孕妇,你有什么需要,一定要告诉我,不要让我去猜,因为我没把握自己能猜中你心里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 没想到他会这样说,袁熙熙讶异地看着顾炎琛,见他双眸里的认真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 “你想喝什么?”见她点头,顾炎琛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 “白开水。”袁熙熙说道。

     “你等一会儿,我马上去烧水。”话落,顾炎琛已经站起身,脚步还没迈开,手被一只小手拉住,他回头,袁熙熙站在他面前。“厨房里有我刚刚烧的开水,没有倒完,你只要拿杯子倒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顾炎琛点头,扶着她坐下。“你坐着,我一会儿就给你端来。”

    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袁熙熙笑了,心中暖暖的。

     不一会儿,顾炎琛端着水杯来到她面前,袁熙熙伸手去接杯子,顾炎琛却没给她,在她身边坐下,把手里的水杯放茶几上。“水有点烫,先放茶几上冷了你再喝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袁熙熙道谢,他的体贴让她心泛起一股幸福感。

     顾炎琛倏然转头看着她,袁熙熙心里一紧,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他不高兴了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 “以后不要说这两个字了。”几秒后,顾炎琛说道。

     袁熙熙顺从地点头,顾炎琛知道自己吓到了她,她是如此的敏感,易惊,伸手揽她入怀,暗自懊恼着自己又无意中吓到了她。

     靠在他怀里,袁熙熙的心是安定的,言语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能感觉到他的用心呵护,这样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 突然,袁熙熙想到一件事情,赶忙推开他,顾炎琛没有防备,还真被她给推的倒向一边,回头不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 “那个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袁熙熙为自己的鲁莽感到愧疚。

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顾炎琛暗沉的眸子看着她,坐直身体,一副等着她给解释的样子。

     “我是想问,你奶奶的后事处理好了吗?”袁熙熙问道,她没有忘记,他离开医院时说过,他奶奶去世了。

     亲人去世,谁心里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 顾炎琛目光一暗,为了她,他中途就折返回来,还没去西山疗养院可看奶奶最后一眼,宋筱菱弄出来的一连串事情,他并不想让单纯的熙熙知道,更不想让黑暗污浊的事情来浸染熙熙纯洁的心灵。

     他的世界已经不堪回首,只想保有熙熙的单纯美好,哪怕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 “我还没有去。”顾炎琛不愿说的更多来让熙熙心里有负担,拿起茶几上的水杯试了试温度,水杯递给袁熙熙。“可以喝了。”

     “怎么还没有去?你从医院离开不就是赶去的吗?”袁熙熙接过杯子,没有喝,而是急急的问道,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,袁熙熙迟疑的问:“是……因为我吗?”

     袁熙熙瞪圆眼睛,得到她从医院离开的消息,他在中途就返回来找她,直到刚刚,才找回公寓。

     “别给自己压力,也不是你的错。”顾炎琛劝道,示意她喝水。“开水要凉了,快喝。”

     他越表现的不在意,袁熙熙心越揪痛的厉害,垂眸喝着杯子里的开水,眼圈微微发红,咬住杯子边缘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     顾炎琛叹息,她以为不出声他就不知道她在哭了,伸手拿走她手里的杯子,袁熙熙泪眼朦胧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她好自责,如果没有出现这些事情,他已经在陪他奶奶最后一程了,都是因为她,都是她不好。

     水杯搁茶几上,顾炎琛伸手揽过她,紧紧抱着。“别道歉,不该是你道歉,算起来,你也是受害者,是我大意了,如果我当时把你一起带走,你也不至于陷入危险,受到惊吓。”

     那些伤害她的人,他一个也不会放过,包括宋筱菱。

     三年前他没有介入判决,是想给宋筱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可惜,她不懂的珍惜,三年后,他不会再放任,奶奶为此付出了生命,必须有人来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 感觉到怀中人儿突然软了身子,顾炎琛一惊,赶忙查看,发现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晕了过去,赶忙抱起她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 平静的城市从来就没有真正平静过,最近两个消息霸占着报纸头版头条,新闻黄金档,第一个消息,独占商场几十年的顾老夫人,在西山疗养院去世,在收敛的时候,医生发现了蛛丝马迹,经过检验发现,顾老夫人是被人害的。

     第二,盛极一时的王家破产,大概一个半月前,媒体曾爆出王家大小姐王郁琦,与顾炎琛一起出现在机场,疑似是去美国结婚归来,被媒体拍到两人在机场亲密。

     大家心里都有疑问,王家破产,顾氏竟然没有伸出援手,这让人不得不猜测,王郁琦小姐是否真与顾炎琛结婚,王家都破产了,顾炎琛为什么没有出面帮忙?

     疑问满天飞,媒体猜测,市民茶余饭后也在猜测,当事人却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 据说,王郁琦一见很久不曾出现在媒体面前,倒是王郁琦刚回国不久的妹妹,王郁情时常在记者面前骂顾炎琛忘恩负义,明确指出,是顾炎琛暗中对付王家,王家才破产。

     对此,媒体找顾炎琛求证过,可惜,没见到人,不久,有媒体又爆出,王郁情在程家别墅外哭求的视频,她声泪俱下,要求程子阳收留她,说自己是程子阳的女朋友,两人真心相爱,现在家里遭了难,希望程子阳不要抛弃她,等等……

     结果,程家的管家出来说,他们家少爷在一个月前就出国去了,根本不在家。

     王郁情的闹剧谢幕,宋筱菱又上来,经过警方调查取证,查出顾老夫人的死的确是人为,害顾老夫人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出狱不久,前顾家的媳妇,也就是顾炎琛的前妻,宋筱菱。

     提到宋筱菱,大家不免想那一年的那场盛大婚礼,白色的各款名车,一辆接着一辆,排的跟车展似的,场面让人叹为观止,如今物是人非,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 法院一纸判决书下来,宋筱菱以故意杀人罪,被判处终身监禁,媒体报道了宋筱菱接到判决书后的疯狂和大骂。

     啪的一声,电视被关上。

     袁熙熙转头看向始作俑者,又是他,他总说她看的新闻是没有营养的,见一次,他关一次,扬起灿烂的笑颜,站起身。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 现在是上班时间,他回来了,她好高兴。

     “想你。”顾炎琛以两个字作为回答,电视遥控随后丢在沙发上,长臂一伸,拥她入怀,环住她腰时小心地避开她依旧平坦的腹部。

     “今天有没有按时吃饭?”他柔声问。

     “吃了。”袁熙熙笑着报告。“今天小敏来陪我一起吃的。”

     因为赵哥和小敏在医院帮了她,顾炎琛允许小敏来顾家陪她,小敏自然乐意,好吃好喝的供着,小敏几乎是天天来,袁熙熙也欢迎她,顾炎琛上班去了,她一个人在家里也无聊,有小敏陪她,她们还可以交流怀孕心得,她是后来才得知,小敏也怀孕了,两个年轻的准妈妈正好凑一起天马行空的聊。

     其实,袁熙熙心里最想还是陪着顾炎琛一起去上班,可惜,顾炎琛不让她跟了,理由是顾氏太忙,他可能没法分心照顾她,而且,办公室辐射大,他不允许她和孩子长时间呆在里面。

     “对了。”袁熙熙退出顾炎琛的怀抱,弯身拿起茶几上放着一个红色本子,递到顾炎琛面前。“红色炸弹,准备红包。”

     “有喜酒喝。”顾炎琛挑眉。

     “对呀!”袁熙熙笑眯眯的道:“赵哥说了,你是大总裁,红包不能给的太小气。”

     “羡慕了。”顾炎琛搂住袁熙熙,暗黑瞳眸直直看着她。

     他突然的问题,把袁熙熙问住了,愣愣地回望着他,心中百转千回,羡慕吗?她当然羡慕,赵哥和小敏要结婚了,她为他们高兴,也羡慕。

     小敏怀孕,赵哥就娶她,她也怀孕,顾炎琛却没说过要娶她的话,他只是无微不至地小心照顾着她,口头上什么承诺都没有。

     通过最近的新闻,她终于确定,顾炎琛没有结婚,她可以安心地和他在一起,一直压在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,心情自然而然的开朗起来。今天,小敏拿喜帖给她,她才惊觉,自己与顾炎琛在一起是无名无分,如果哪一天他不要自己了,她连吵闹的权利都没有。

     袁熙熙发现,自己变的贪心了,以前,只要他来这里找她,她就很高兴,哪怕第二天醒来她必须面对身体的不适,她也是开心的,因为他还要她。

     现如今,天天与他在一起,她又想要其他,人真的是不满足的动物,得到了,又有新的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 一只大手抬起她的下巴,迫使她与他对视,顾炎琛问:“在想什么?我叫你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 “没什么?”袁熙熙逃避的想撇开脸,顾炎琛却不许,暗沉的眸子定定地锁住她。“不准逃避。”

     袁熙熙愣愣地望着他,她也不想逃避,可是,她能说吗?能问他,他到底有没有想过和她结婚,如果答案是没有,叫她情何以堪,她是那么的爱他,爱到不计较名分,只想与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 她问不出口,也不敢问?

     “唉!”叹息一声,顾炎琛将她瘦弱的身子拥入怀中。“你呀!总是让我有叹气的冲动。”

     袁熙熙不语,静静地靠在他怀里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眼睛酸涩的难受。

     “我不是说过吗,你心里有什么就要告诉我,不要让我去猜,怎么当我的话是耳旁风,吹过就算。”他无奈地说着。

     “我说了,你就会去做吗?”袁熙熙在他怀里闷闷的问。

     “不一定。”顾炎琛淡淡地回答。

     “既然是这样,我说和不说,又有什么区别。”袁熙熙这次连心都开始酸了。

     “区别大了。”顾炎琛将头搁在她肩膀上,嗅闻了一下她发丝的清香,说道:“你知道我是个理智的人,你说的是对的,正确的,对你和肚子里宝宝没有影响的,我评估后,会去做,反之,只要是对你的身体有丝毫的危害,不论是什么,我都不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 袁熙熙感动的无以复加,原来,原来,他所做的,都是以为她好为前提,有男人如此,她还要要求什么呢?

     不要去了,有这些已经足够,真的足够了。

     “现在,告诉我。”松开她的身体,顾炎琛认真地看着她。“熙熙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 袁熙熙摇头。“足够了,有你和孩子,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 顾炎琛又想叹气了,转念一想,她就是这样的性子,他不该过于苛刻。

     不再逗她,顾炎琛放开她,退后一步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,摊开手掌心,送到她面前。“这个你也不想要吗?”

     红色的盒子,静静地躺在他宽大的手掌心,袁熙熙的心跳忽然加速,这是,这是……

     她惊讶的瞪圆了眼睛,迟迟不敢伸手去拿,她怕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东西。

     “拿起来,打开。”顾炎琛目光温柔地看着她,鼓励她。

     颤抖地伸出手,还没触碰到盒子,袁熙熙又收回了手,她还是没有勇气呵,胆怯的想退缩。

     顾炎琛拧眉,收回手,径自打开盒子,拿出里面的东西手将盒子丢在地上,袁熙熙看着地上的盒子,浑身僵硬的无法动弹,很快,她的手被有些粗怒地拉过去,一个冰凉的物体套入无名指。

     那是……戒指。

     袁熙熙还来不及反应,身子再次落入他的怀抱,唇被他封住,他的问温柔而细腻,让她有股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 “别又哭了。”顾炎琛放开她的唇,额头与她的抵在一起,声音听起来有些哀怨。

     “我不想哭的,真的,我一点也不想哭的。”袁熙熙笑着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 她终于等到了,她等到了,他给了戒指,就会给婚姻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 “算了,现在让你哭,等会儿出门的时候,不许再哭。”顾炎琛霸道地说道。

     “我们还要出门吗?”袁熙熙茫然的问。

     “不出门,怎么去民政局,怎么结婚。”顾炎琛说道,大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。“别哭了,要不然人家会以为我是强抢民女,说不定还会报警把我们都请去警局,婚就别想结了。”

     “我不要。”袁熙熙突然低吼。

     顾炎琛面色一沉。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 孩子都怀上了,她敢说不要和他结婚,反了不成。

     “我要和你结婚,我不要去警局。”袁熙熙难得说话大声一回,双手紧紧抱住顾炎琛的手臂。

     侧眸看着小女人坚定的眼神,顾炎琛俊逸的脸上满是笑意,心情飞扬的老高。

     他,终于又要结婚了,在美国的她们一定会为他高兴吧!

     (本书完)百镀一下“婚情醉人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