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千金 第130章 姐妹相见_爪机书屋

爪机书屋 > 网游动漫 > 神医千金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130章 姐妹相见

作者:竹子花千子所属:网游动漫书名:神医千金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“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 “啊?”谢薇兰的长睫扇动,眼里流『露』出『迷』茫来。

     谢薇梅叹了一口气, 伸手抚了抚谢薇兰的鬓发, 她的『性』子冷淡, 诸事都少放在心中。二房的这个妹妹当日里靠了过来的时候, 她也不知道会与她如此这般相交甚密。

     “当真要去找她?”谢薇梅轻轻地说道, 这几日祖父清早都是出门的,一直到日落才回来, 今个儿难得回来的早些, 恰逢休沐日, 她和妹妹有些课业上的问题,便来请教祖父, 谁知道从祖父的口中,知道了李薇竹的存在。自从知道了双生子气息微弱的时候便被处理了, 婶婶整个人都入了魔怔, 他们都那个孩子都不抱希望,谁知道, 她当真活了下来。想到了这里,谢薇梅轻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 “要去。”谢薇兰的语气坚定, 声音虽轻却十分坚定,“我想见见她。”想见见那个与她双生未曾谋面的妹妹。

     “见了她,然后呢?”

     然后呢?谢薇兰也不知道,她自从祖父那里知道了她的存在,唯一的念头就是去见她。去见她说什么?她的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 见着谢薇兰如此,谢薇梅轻轻叹一口气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握住了她的手,谢薇兰的手心里是濡湿冰冷。

     “我再想一想。”谢薇兰说道。

     谢薇梅点点头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 木制的车辙碾在青石板的路面上,发出轻微的嘎嘎的声音,谢薇兰从未觉得这声音如此让人心烦意『乱』,一会儿想着见到了李薇竹,她许是会泪流满面,一会儿又想象自己对她恶言相向,一会儿又想象她抱着她,诸多的念头纷杂。

     “我们说说话。”谢薇兰反握住谢薇梅的手,坐在马车之中,她的心思总是忍不住飘向李薇竹那里,原先是她想要安安静静想一想,现在反而央着谢薇梅开口。

     “今个儿布置的课业……”

     谢薇梅先说课业,见着谢薇兰摇头,换了话题,“过些日子是倪家的小姐过生辰,她的帖子你应当也收到了,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 谢薇兰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 “说一说弟弟,谢怀溯?”

     “他跟着她在。”谢薇兰贝齿咬着唇瓣,“等会会见到的。”长睫无助的扇动,如同命垂一线的蝶。

     “你今个儿一定要见到她?非见不可?”

     “姐姐。”谢薇兰说道,“我心里头很『乱』,自从祖父那里知道,她还活着,我脑子里许多的念头,一会儿我会想这个,一会儿我会想那个,但总归一个念头萦绕在心间挥之不散,并且那声音越发洪亮,我要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 “她与你是双生子,自然是不同的。”谢薇梅说道,“见就见了,没什么不打紧的。”

     “我心中还是有些怕的。”离那客栈越近,她的面『色』越发苍白,一双眼湿漉漉的,泪将落未落。

     谢薇兰是关心则『乱』,谢薇梅想到祖父说得话,李薇竹是行医之人,在没有认出谢怀溯的情况下,便想要给他治病,救了神威世子……

     想到了沈逸风,谢薇梅一下便想到了他们之间那曾有的订婚。

     他是天人之姿,才貌品皆是上佳。就算是瘸了腿,她也没有想过退婚。只有当沈家王妃提出了换人之说,她恍然领悟,神威王妃到底只是继室,与沈逸风面上是其乐融融,心中最为记挂的还是亲生儿子,沈逸合。沈逸合是在沈逸风的阴影下长大的,他沉默并不多言,她与他论过几次课业,没曾想他竟是对她有这样的心思,在她拒了神威王妃之后,他亲自过来说,他要娶她。谢薇梅想到他那时候的眼,亮的出奇。只是,她可以接受一个瘸了腿的丈夫,却不能接受心术不正的丈夫。与神威王府的婚事,也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 祖父也提到了沈逸风,因为他们曾有过的婚约,祖父特地单留下她,与她说了一会儿话。

     沈逸风与她没有了缘分,兜兜转转,又看上了李薇竹。

     谢薇梅轻轻笑了,她说不上多喜欢沈逸风,这般的钟灵毓秀人物就此陨落十分可惜,他若是与三妹妹在一起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 李薇竹救了他。谢薇梅思绪又回到了李薇竹身上,医术仁心四字是祖父对她的评价,仁心两字与医术连一起,她并不是一个心思坏的人。

     侧过头看着谢薇兰,她依然担心的面『色』惨白,没有一丁点的血『色』,与二妹妹相似的另一个谢家女?奇妙的感觉自心底升腾,握着谢薇兰的手,轻轻说道:“见了就知道了,别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 等到停了马车,谢薇兰一瞬间竟是不敢下马车,等到谢薇梅跳下马车,对着她伸出手,她才用濡湿了一片的手搭在她的手上,下了车。

     刚站稳,便又有马车停下,『露』出粉『色』绣鞋,衣裙很快遮住,女子轻快跳下,她面上带着笑,回过身又抱出了一个男童。

     谢薇兰几乎要站不住,脚下发软。她是李薇竹。

     那女子回头时候,见着谢薇兰与谢薇梅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 “李薇竹?”谢薇梅打破了沉寂,“我想,我们坐下一块儿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李薇竹垂下眼,掩住了眼底的复杂。

     先是安顿好了谢怀溯,谢薇兰见着李薇竹点上一段香,在他的身后拿捏,原本丝毫没有困意的谢怀溯,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 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 在另一间的雅间,谢薇兰见到了梳洗后的李薇竹。

     她们真的很像,谢薇兰看着她,宛若揽镜自照。柳叶眉弯起的弧度,澄澈的眼,小巧的鼻,薄薄的唇。

     这相似,只是容貌的相似,她们给人的感觉是不大一样的。在谢薇梅的眼中,李薇竹蓬勃如同野草,谢薇兰也是养在闺阁之中的花,这气质的不一,也反应在她们的眼底。相似的眼却有截然相反的感觉。若是站在一处,谁也不会将两人弄错。此外,两人的容貌细微上的差距则是李薇竹的唇『色』更深一些,谢薇兰的右眼下有小小的泪痣。

     眨眼时,泪珠儿就从眼里滚出,滑过面颊,飞快地滴落。低着头,用手帕擦拭泪水,谢薇兰以为,她会厌自己,毕竟,一个在谢家长大,一个却自幼乡野之中,养育她的外祖李荀去后,当年的婚事也因为她孤身一人而心生毁约之意。还有华氏,独宠着贝思怡,生母在对面而不识,又是怎样的难过与不能介怀。

     谢薇兰原本只是想要擦去泪水的,只是怎么也止不住,低着头用帕子捂着眼。

     “姐。”谢薇兰听到了那声音,她抬起头,泪眼朦胧见着是与自己双生的妹妹在喊自己。

     她认了自己。

     谢薇兰看着李薇竹替自己擦泪。

     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 “没事,我来吧。”李薇竹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 泪水止住之后,谢薇兰有些不好意思了,说起来她是姐姐,反而让李薇竹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 等谢薇兰平静后,谢薇梅就起了话,说起京都的气候,说起京都的吃食,说起李薇竹曾经的那些经历,经历的人和事,见过的景,治过的人。

     如果说,一开始的谢薇梅是不懂为何李薇竹不愿认亲,听这李薇竹的侃侃而谈,渐渐倒是明白。一个人这般行着,是有些寂寞的,但也是自由。李薇竹经历的那些,身为自幼在谢家长大的她,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 红泥小炉里的霜碳烧着,汩汩的水蒸腾起的雾气拢着谢薇梅,她竟是有些羡慕李薇竹来。这般行着,少了拘束,可求得医术上的臻于极致。

     如果在谢家长大,固然是衣食无忧,没有在风雨之中历练,少了砥砺的风采。

     谢薇兰也听出了李薇竹的弦外之音,贝齿咬着唇瓣,“当真不愿意回府?”

     李薇竹的眼底有了一瞬间的犹豫,才点头,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 “兰儿,我想和三妹妹私下里谈谈。”谢薇梅瞧出了李薇竹眼底的情绪,便说道。

     无论是李薇竹还是谢薇兰,对于谢薇梅的请求是有些诧异的。

     “那我去看看怀溯。”

     谢薇兰离开了房间,让两人独处。

     李薇竹看着谢薇梅,她生得只能是清丽,与谢薇兰在一起,容貌远远敌不过谢薇兰,但若是两人走在一处,目光总是会长久的停留在谢薇梅的身上。气质恬淡如茶,应了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。

     “我曾和神威王府的世子定过婚。”谢薇梅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 李薇竹一怔,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她。她是在示威?她对沈逸风仍有心结?看着谢薇梅,她的眼神太过于澄澈,李薇竹否定了第一个想法。想到了沈逸风,手指不自觉拂过唇瓣,心跳漏了一拍,在见谢家的两姐妹前,她曾与沈逸风私下里见了一番。他的人似春日里的细雨绵绵,他的吻却是夏日里的雨打芭蕉骤急。

     面上不显,耳根悄然晕染了红。

     谢薇梅瞧见了她的羞态,笑了笑,“我知道你同他许下百年之约。但……若他不生意外,成为结发夫妻的,应当是我。”

     心中如同一根小刺扎了下,李薇竹何尝不知道?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,就听到谢薇梅继续说道:“我与他的婚事,只是因为门当户对这四字罢了。我知道你与他两情相悦,只是成亲不是两个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李薇竹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 “你还不够清楚。”谢薇梅摇摇头。

     世家与皇家的事,谢薇梅缓缓道出。李薇竹抿着唇,知道了谢薇梅的意思,她若是不回谢家,她与他是不般配的。沈逸风今个儿找自己,也提到了让她回谢家的事。若是她考虑清楚了,派人去找他。

     李薇竹的眼底流『露』出挣扎之意。

     “还有贝思怡的事,若是你不回,留着她在谢家,你可安心?”谢薇梅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 “什么?”李薇竹一愣。

     “你要治怀溯身上的毒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 李薇竹点点头。

     “如果治好了,他迟早要回谢府。”谢薇梅说道,“你有没有想过,他身上的毒,是谁下的。”

     贝思怡……李薇竹的脑中现了她的名字。只是,李薇竹的眉头紧锁,她会给谢怀溯下毒?

     谢薇梅的眼神冷漠,“就是你想的那人。祖父心善没往她的身上想。原本我也想不到是谁给谢怀溯下毒,还是沈世子的事情,提醒了我。若是怀溯没了,府里头是谁得了利?”

     “贝思怡?贝姑娘?莫不是搞错了?怀溯就算是活着,也与她没什么干系?”李薇竹的眉头拧着,“要是说姐姐,还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 谢薇梅沉默了一阵,“你可知道,婶婶待兰儿十分冷漠与厌恶。”百镀一下“神医千金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,